文游网,挑战你的文字思维极限。弘扬传统文化,从文游网开始。

 
标题: 郑百川:病谜剖析
伏虎
超级版主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

Medal No.1  
UID 179
精华 6
积分 45651
帖子 438
阅读权限 150
注册 2007-11-9
来自 黑土地
状态 离线
 
发表于 2008-1-7 21:00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QQ
郑百川:病谜剖析

灯谜是文字游戏,但有其严格的创作规律。循律制作,方能体现她的知识性与趣味性。那些在扣合上违规,赖以成谜的字词的音、形、义发生偏差的谜作,谜界统称“病谜”。有毛病的灯谜,首先就失却其智识性,于是也就无趣味性可言。
  灯谜是利用汉字的多部、多音、多义,加以变意、别解来进行创作的,而汉字字学是门渊深的学问,掌握不捻,甚易发生偏差,所以自古及今,病谜随处可见。随着灯谜创作的发展,谜病渐为人觉察,如何审辨、防止,成了许多灯谜作者探讨的课题。
  由于灯谜创作历来被视为雕虫小技,很多文人抱游戏态度,对谜病缺乏系统研究,至今我们见到的只是散见于综合性谜著中的一些论述。如:薛风昌《邃汉斋谜话》的二忌:“一曰俗,一曰呆”。杨汝泉《谜语之研究》的四忌:“艰僻、穿凿、轻率、固执”。徐枕亚《谈虎偶录》的十忌:“撅,呆,混,脱,割裂,艰涩,杂凑,直率,意义未尽,神气不足”。谢会心《辍耕谈虎录》的十忌:“庸,俗,泛,僻。板,浅,支离,破碎,牵强,旁通”。胡郎《怀蝶室谜话》的十忌:“晦,俗,碎,生,廓,呆,浅,脱,凿,滞”。泰国李文宾《灯谜二谈》的七忌:“倒置,多格,多猜,当头典,用错典,赘字欠义,藏头露尾”。这些论述,定义抽象,论述笼统,更少例析,而且各家所列忌病,互有参差,合同存异不足二十种之数。
  笔者数年前曾写过《谜病例话》,参合前人论述,将谜病另行分类,作了大胆的探索。现更在此基础上,结合近年所见,调整观点,另选典型病例,进行病状与病因的剖析。为适应新的读者层,论述趋于简要,引入前人、今人的见解,提出自己的意见,目的在于使初入谜道的朋友有所借鉴,减少谜病的发生,从而提高灯谜创作水平。
  本文中所举谜例,除取自古籍者外,均从近时出版的内外谜刊中采集。笔者就谜论谜,对谜不对人,故未列明出处,但绝不平空臆造。正因为对谜不对人,笔者对所举谜例的作者绝无不尊重的意思。此两点,是必须交代清楚的。
  
  1面底相犯
  
  一则灯谜,谜面和谜底如果出现相同的字,这就是灯谜创作的第一大忌:“面底相犯”。
  灯谜源于古之隐语,宋代程大昌笔记《演繁露》说:“隐者,藏匿事情,不使暴露也。”谜的面底有字相同,极易暴露制谜者要“藏匿”的事情,以致谜不成谜;即使不关紧要的字,底面互犯,也会使谜趣大打折扣。所以清末民初的著名谜家张起南说,“谜之面底字最忌相犯”。
  面底不得相犯,是制谜的起码要求,但是面底相犯的谜作却不少见。其中,除了初学者不晓得回避外,一般多出于疏忽,少数是意在创新,故意相犯。
  曾见以“悬崖勒马”猜国名“危地马拉”。此谜从扣合的意思上看尚属不错,但“马”字两见,明显相犯,当是初学者不明法规所致。其实,只要懂得回避,将谜面改为“悬崖收缰”,扣合原底,就不失为一则通达之作。
  笔者曾以“不死还能见太平”猜新词语“活而不乱”,并以之投稿参加《文化娱乐》赛事。其时,喜用反面击射之法,生动紧凑,而未察面底都有“不”字,于是成了一条不可救药的病谜。
  前人制谜,碰到以成句作面,形成底面相犯时,有人对放弃大好谜材心存不甘,于是提出:“有时虚字万不能避,亦不妨相犯。”“舍此别无佳面……则实字也不必避”。(《秦园春灯话》)但灯谜毕竟是以“回互其词”为手段,以“藏匿事情”为特征,面底有字相犯,总使谜趣减淡,并招行家讥议。纵然打出“露春格”来使之合法化,也会遭人鄙薄,所以大家都在极力避免“面底相犯”的发生。“露春格”的应用,从某种意义上讲,无异于自我暴露创作手段的低下,因之也渐为有识者所摒弃。
  至于故意相犯,是一种冲规突法,玩弄技巧的作法。如以“颂罢青词花含笑”,猜词牌名二“解语花、花犯”。“青词”是旧时用以祭天的表章,迎春护花等活动也以这类文章祷告天神,面句即用此意。谜底是说花儿懂得表章的意思而高兴盛开。“花犯”用来点明“花”字犯面。这种创作手法只可在底材可遇不可求时偶一为之,当然不可乐此不疲,更不宜提倡。
  
  2倒置扣合
  
  灯谜扣合中,遇到有从属关系的两个概念时,通常是小概念在谜面,大概念在谜底。如果大小概念被颠倒了,就犯了“倒置扣合”的毛病,也叫“倒葫芦”。
  清代《邃汉斋谜话》作者薛凤昌,有一得意之作: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猜《左传》一句“王孙满尚幼”。他将本属人名的“王孙满”截出“王孙”来扣谜面的“草”,自以为“有此底乃不负此面矣”。张起南也认为此谜“平正无疵”。但仔细分析一下,谜面的“草”是大概念,是一切草的统称;谜底的“王孙”是天下千万草名中的一种,属小概念。人们猜谜,怎能以“草”猜出“王孙”呢?泰国谜家李文宾,就在《灯谜二谈》中指出此谜犯倒置之忌。他还将“倒置”列于制谜七忌之首,以为“倒置”是“最为犯忌”的。
  灯谜创作中“倒置扣合”的毛病,很早就有人觉察,并予以抨击。清代孔剑秋在其著作《心向往斋谜话》中就说过:“以母求子,似觉差以毫厘,失之千里。”
  “以母求子”指的是大小概念的倒置。有名的谜例,如古谜“綝”猜五言唐诗“绿树村边合”。谜面“綝”拆开作“纟、木、木”。“纟”和“木”是字典部首,是很多字所共有的。以部首挂面,不能说它就是某一个字的边;硬作派定,就是大小概念的倒纳,一如欲将大缸装入小罐。此谜如改动一下,以五唐句“绿树村边合”为谜面,猜字一“綝”,成谜虽然简单,但却顺理成章。这类“倒葫芦”现象何以出现?南京白生祥先生直截了当地指出,症结“乃是对事物的内涵关系不明确”。
  有“倒置扣合”毛病的谜作,古谜多,今谜也不少。不妨举例剖析,以见一斑。
  台湾谜家林端正,在《高谜通讯》中列举张起南“倒置”之例就有五则。如“玄鸟”猜“九月肃霜”(肃霜,鸟名),“鸟纪官”猜“朝廷莫如爵”(爵同雀)等。林先生针对“二花面”猜“杏脸桃腮”批评说:“此更离谱,以谜面二花,就确定杏与桃,未免草率。有关这类的谜,称之为子母反背,颠倒衣裳者。”一席话是极具见地的。
  《春谜大观》中“倒置扣合”的谜更是不少。明显的有:“草木春秋”猜“蒲松龄”,“悲风”猜“羊角哀”等。
  有一条谜,用《诗经•周南》中的“乐只君子”挂面,猜古文篇目《爱莲说》。谜底之所以将“莲”扣“君子”,是根据周敦颐《爱莲说》中的:“莲,花中之君子者也。”但“君子花”又是菊花之号,明代高启《菊花》诗就说:“菊本君子花”;在屈原的《楚辞》中,兰花更是君子的化身。可知称“君子花”的并不仅仅是莲。我手边的资料中,就有一则与莲争“君子”的谜:“君子探源”猜地名“兰考”。这种把“君子花”之类的泛称,落实到某一具体事物上的作法,也是大小概念的倒置。正如李文宾先生所说,“若是一个问题而得到多方面的答案,就是制法之倒置。”
  “惟有金钱忘不了”猜电视“爱之泉”,其倒置在以“金钱”猜“泉”,因为“金钱”是古今中外货币的统称,而“泉”则只是古代的一种货币名。《汉书•食货志下》:“故货,宝于金,利于刀,流于泉。”“货”指货币,“金”、“刀”、“泉”是几种钱币的名称。用“金钱”猜“泉”,猜“刀”,都是倒置。
  “为儿鼓劲望成器”猜字一“勐”,此谜曾被人评为佳作。因有“器皿”一词,人们容易认为“器”、“皿”二字可以互代。其实分析起来,“器”是包括铁器、木器、陶器等一切用具的总称,而“皿”只是杯、盘、碗、碟等盛食品的用具。以“器”猜“皿”,应届欠佳。
  
  3重门扣合
  
  “回互其辞”是灯谜的最大特点,但如回互太甚,多层转折,一隐再隐,猜者将难以揣度。此类谜作的扣法近似谜格中“重门”的扣合方法,所以这种谜病被称为“重门扣合”。
  杨汝泉《谜语之研究》中说,重门格是“用其他谜格双扣之,意多一转者”。如以“要离”猜聊目“庚娘”,按格规先将“要”字“离”开为“西女”,再会意为西方属“庚”,女代为“娘”。
  “重门格”谜的“意多一转”,并没有明确的限制,多凭制者一厢情愿,成谜最为难猜。用此格制谜少有可人之作。宁波葛志全先生于上海《百家谜会》专辑中指出:“重门格谜已不受精众欢迎,但有些谜人为追求曲折,干脆将本来属于重门格的谜连格也不标了。这是不可取的。”这类“不可取”的谜作,犯的就是“重门相扣”的毛病。
  曾见以“草率成谜”猜曲牌名“急急风”一谜,观其扣合理路似乎是由“谜”——“灯谜”——“文虎”——“虎”——虎从“风”(《易经》)推递而来。这般三级跳远式的联想,在扣合中是病之又病的手法。
  “消防队”猜音乐名词“南管”,其扣合层次似乎是先想到“消防队”的任务是管救火的,又想到“火”在八卦方位中属“南”,于是论定:消防队是“南”的管者。这等不合常理的说法,全因转折太过所致。
  还有条谜:“寿终内寝”猜中药名“水安息”。欲知此谜扣合,须先弄通题意。“寿终”是人死了的雅称,但同样是死,男女的说法却不一样:男人死叫“寿终正寝”,女人死则是“寿终内寝”。谜面就是指女人死了。“安息”也是人死的雅称。这些都是《幼学琼林》上说的。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说过“女人是水做的”,世俗也称女人为“水性”,所以女人死了就成为“水安息”。解释起来似乎顺理成章,但回过头来底面对照,其间“重门扣合”的毛病显而易见。
  重门相扣的谜,猜者未能在谜面上得到提示,很难转折以求;勉强猜出或制者自揭其底,解释也是多层递进,令人费解,甚至使人觉得悖理可笑。会心居士对此谜病曾有评说:“里面相扣,犹间一层,词语虽佳,究同隔靴搔痒,曾何足取。”
  制谜者于取底择面、别解索扣时,宜控制转折幅度,不要弄扣,犹间一层,词语虽佳,究同隔靴搔痒,曾何足取。” 制谜者于取底择面、别解索扣时,宜控制转折幅度,不要弄巧成拙,自惹“重门相扣”之病上身。
  
  4扣合空泛
  
  灯谜制作,要求扣合紧切。一切歧意曲解,变义别解,都在面底紧切扣合的前提下方能进行。扣合紧切也是谜趣生发的先决条件。如果以底应面若即若离,照映局部,或以面笼底空泛浮浅,抛荒过半,这样的谜作,均属下品,甚至不能成立。所以杨汝泉在《谜语之研究》中说:“谜之传神写照,全在妥贴,一字不称,则全神尽失。”而会心居士在《辍耕谈虎录)中开列制谜“十忌”,“泛”被排在第三位。究其病因,杨汝泉归之于“轻率”。轻率成谜,容易造成扣合空泛。
  “扣合空泛”的谜作,因无固定标准,认识容易出现分歧。这里只剖析数则明显的病例。
  “现代家用电器”猜常语“前所未有”。这个谜的谜面,主语是“家用电器”,但最主要的还是“电器”,家用是限定这电器的类属的,而“现代”则只是说明它的时限。按常理,谜面的最主要事物应在谜底有所照应,但此谜只用“所”来扣“家”,以“前所”来反击“现代家”,偏偏最主要的“电器”没有下落。整个谜给人的感觉是:凡属现代才有的家用物,都是“前所未有”的,何必单指“电器”呢?此谜若作现场悬猜,必难攻破,原因就在于谜面主词无着,也即是扣合空泛之故。
  《徐生虎口虎》有以“横槊赋诗”猜宋词一句“不伯周郎”。“横槊赋诗”原指行军时在马上横戈吟诗,《旧唐书》曾说:“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,往往横槊赋诗。”罗贯中在《三国演义》中描写赤壁大战,敷演情节,让曹操在船上赋起诗来。但曹操自言所以横槊吟咏者,乃因“我持此槊,破黄巾、擒吕布、灭袁术、收袁绍;深入塞北,直抵辽东,纵横天下,颇不负丈夫之志也”。又见当时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”,对景生情,故而作歌。曹操此时统帅大军,气势正盛,不惧周瑜,可以想见。但此谜将“横槊赋诗”归结成“不怕周郎”,则无实可稽,不能不被视为浮泛之作。
  用典谜最忌泛扣,因典有所出,谜必有专指,不可泛泛为之。现成面扣底,尤应注意。因为现成诗文不比自撰文句可以任意调整,若因底材有一字一词意义相合,便随手取来成句制谜,极易踏空、抛荒,出现衍字。如用“遍地英雄下夕烟”猜企业家“于广范”,则谜面抛荒近半,何来谜趣可言。有人以为,现成面入选,难免空泛。这是种误解。难是难,但并非不可避免。这种观念的形成,实在是此类谜作太多,给人印象太深所致;反过来,制谜时如存此观念,空泛的毛病也就真的难避免了。

5扣合呆直
  
  大凡制作灯谜的人,都知道刘勰《文心雕龙》所说的:谜也者,回互其辞,使昏迷也。而且都遵循着做。使昏迷也是制谜的目的,实现这目的所采取的手段就是回互其辞。所以制谜者要尽量使他的谜扑朔迷离,让人于寻索中去解谜获趣,领略谜味。谜味是大家极力追求的、近乎虚玄的东西。谜味来自于别解。上海苏纳戈先生强调说:别解方成谜。新加坡灯谜评论家黄叔麟先生在《并生阁谜话》中也说:可知曲解的灯谜,自是比直解更有韵味的。对于苏纳戈先生的论点,在谜界颇有争议。有些人认为,谜味不一定非来自别解不可,没有别解的谜也是谜。笔者以为,问题的症结在于那个字,乍看似乎把话说得太绝,然而,须知苏先生这个观点的提出在于强调别解的重要性,是针对直解乏味的谜作而言。苏先生这个近乎矫枉过正的提法,作为谜界的先进口号,谜人们应当积极响应,鼓掌通过。”(录自《文虎摘锦》陈春祥文)
  制谜转折太甚,隐之又隐是毛病,但直出直入,正面解说也是个大毛病。因为谜的扣合,一旦离开别解,只靠面底的互相解释,搞同义顶替,作古文今译,这样制成的谜,势必因直而呆。呆直的谜,谜味必寡。呆直的谜,一如痴笨的好孩子,方头大脑,毫无灵气。这种谜有谜之形而无谜之神,可说是徒具谜形

  因为没有具体的标准,扣合呆直的病谜列举起来就势必笼统些。
  呆直之病,略分四类:
  一、解释词意:
  饭后休息(猜口语二)吃饱了、没事干
  此叹无人喻(猜歌曲名)谁知我的心
  白云深处有人家(猜五唐)居住最高层
  日出而作(猜古文)明则动
  二、诠注字义:
  天子非常赐颜色(猜宗教词)蒙主宠召
  深心托素毫(猜电影名)笔中情
  乾坤几翻覆(猜毛泽东词)天地转
  红颜永驻(猜成语)面不改色
  三、变换说法:
  举秀才,不知书(猜鲁迅篇目)文人无文
  叹流年又成虚度(猜电视剧)磋跎岁月
  片纸从头彻尾空(猜诗品)不着一字
  一只手拍不响(猜成语)孤掌难鸣
  四、避同顶替:
  日蚀(猜电影名)缺角的太阳
  碰到舞台就表演(猜成语)逢场作戏
  剪不断,理还乱(猜成语)难解难分
  翰墨姻缘(猜电影名)笔中情
  看完上面这四组谜,首先会发现具体谜例实难归类,但均属扣合呆直是可以肯定的。这些谜例为什么呆直”?其共同原因是它们不假别解以相扣。这有如《舌华录》中所写的一个故事:隋代侯白赴一人宴,后至,众曰:罚你作谜,必不得幽隐难识及诡谲希奇,也不得假合而成,人所不见者。白即曰:有物大如狗,面貌极似牛,此是何物?’或云是獐,或云是鹿,皆不是;即令解云:此是犊子。满座哗然。侯白是历史上的谐隐名家,但一经限以不得幽隐、诡谲、希奇、假合,也就是说,不得别解,结果做出个犊子谜,全无半点谜味,惹得满座哗然。这个故事生动地说明,离开别解,制谜必然呆直。
  别解在灯谜制作中既然如此重要,就无怪有人要说别解是灯谜的灵魂。这和前人所说的底必须有别解,否则不足云谜”(扬州孙笃山《惜今轩说谜》),是一致的。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转帖)





泡文游网站结识文人雅士
玩文字游戏陶冶人生情操
顶部
coldmoon (冷月)
管理员
Rank: 9Rank: 9Rank: 9Rank: 9Rank: 9



Medal No.1  
UID 7
精华 4
积分 3552
帖子 364
阅读权限 200
注册 2007-8-1
状态 离线
 
发表于 2008-1-7 23:16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好文章,顶! 建议设为精品





冷暖共享情常在
月日同辉谊长存
顶部
 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5-26 18:08
京ICP备07031253号
   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! 5.5.0  © 2001-2007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65845 second(s), 7 queries , Gzip enabled
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文游网 - Archiver - WAP
rzzch